您的位置:轉運四方 >> 電子競技

TI冠軍Newbee假賽被永久禁賽,DOTA2假賽氾濫V社該背鍋嗎?

2021-01-07 22:10:57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userName}}lv{{userLevel}}

評論

評論

收藏

收藏
關注遊久電競
關注遊久網

2018年,DOTA2 DPL甲級聯賽上,上演了DOTA2史上最醜陋的一場比賽。對戰的兩支中國戰隊:ULrica和Rock.Y,因為在比賽前,都在博彩網站買了對方“10殺”,雙方在比賽開始後不久便開始互送人頭,飆起了演技。為了能讓對方先完成“10殺”,在雙方擊殺數9:9的時候,甚至出現了送塔10殺的場面。雖然賽後不久,兩支戰隊就被永久禁賽,但這次事件,也讓DOTA2賽事從此蒙上了假賽的陰影。

就在18年假賽醜聞的餘波還未散盡時,今年1月3日,DOTA2官方微博突然發佈公告,對Newbee戰隊以及旗下五位選手Moogy 徐瀚、AQ 殷瑞、Wizard 温利鵬、Waixi 閻超、Faith 曾宏達做出永久禁止參加Valve及完美世界電競旗下主辦的DOTA2官方賽事的處罰。原因則是因為2020年2月份Minor賽事上,Newbee與Avengerls打了一場假賽。

公告一出,刀圈譁然,除了震驚於假賽的參與者是創建不到半年就斬獲DOTA2頂級賽事TI4冠軍、擁有早在TI2就捧起冠軍不朽盾的傳奇選手Faith、創下29局連勝記錄、讓央視都曾報道慶賀的明星戰隊Newbee以外,玩家們更難以理解的是,這麼一支眾多榮耀加身的一線戰隊,為何要不惜賭上榮譽和前途,也要打假賽?

在探討Newbee假賽背後的動機之前,我們先需要知道,一家正常合法運營的電子競技俱樂部想要盈利,一般不外乎5個渠道:

  1. 贊助商;

  2. 電商渠道;

  3. 商務活動;

  4. 比賽獎金;

  5. 轉播權。

五個渠道中,比賽獎金一般都是在扣税後,作為選手的獎金直接發放。當然也有俱樂部會和選手提前定好獎金抽成比例,抽取一定的獎金作為俱樂部的收入。典型的像DOTA2的WINGS戰隊,曾在TI賽前和老闆約定好4:6的獎金分配比例,後來因為WINGS戰隊意外奪冠,老闆高興之餘,和選手們以3:7比例分了獎金。

不過,這樣的盈利渠道太不穩定,一般不會有長線運營的俱樂部依靠獎金收入作為最主要的收入渠道。而除此以外的四種渠道,才是一家成熟的電子競技俱樂部獲得收入的主要途徑。

但想要靠這四種渠道獲得收益,對大部分俱樂部來説很不容易。因為在實際情況中,俱樂部必須擁有足夠多的賽事曝光和出色的成績做保證後,才能吸引到贊助商贊助、賣出去周邊商品等。所以一般只有一二線戰隊真正擁有並能使用這些渠道,三線戰隊難以通過這些渠道獲益。

像在DOTA2的Ti賽事中,如果折戟小組賽,一輪遊的戰隊是基本沒有曝光的,很難獲得優質商家的贊助。這也導致部分DOTA2戰隊,淹死在了TI預選賽後,大部分會因為沒有贊助等變現渠道面臨解散。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電子競技的一二線戰隊不會參與到假賽的行列中,除了愛惜羽毛和昂貴的聯賽席位得來不易之外,保有明星選手的戰隊擁有大量的變現渠道。三四線戰隊則可能因為經營困難,同時隊內選手難以出頭,為了獲得更多收益,被博彩公司拋出的利益誘惑,走向深淵。這也是一名微博博主爆料的,KGL比賽中假賽劇本起飛的原因。

但實際上,在DOTA2俱樂部的運營中,即便是一線戰隊也很難獲得除比賽獎金外的收益。而背後的原因,則與Valve一直堅持的杯賽賽制有關。

在傳統的體育界,絕大部分比賽一般都可以分為盃賽制或者聯賽制兩種情況。像NBA就是典型的聯賽制,只要加入聯盟,就基本可以保證整個賽季都有比賽打。盃賽制的代表則是世界盃,各國家的隊伍想獲得決賽階段的比賽的名額,一般都需要在各自賽區的預選賽中進行激烈的角逐來爭取。DOTA2長期以來,一直運用的就是此種賽制。

這兩種賽制,從本質上來説,只是一種體育賽制,沒有優劣之分,只要與自身所服務的運動相契合,就是好的賽制。

可DOTA2俱樂部難以盈利的問題就恰好出在了,盃賽制明顯與DOTA2這一電子競技運動不相契合上。

盃賽制的一大特點,便是每次比賽的時間相對於聯賽制來説過於短促。像DOTA2的頂級比賽TI到了決賽階段,所有賽事的整體時間一般都會被控制在10天。在這一賽制下,DOTA2的比賽,固然更加具有極強的觀賞性和刺激性。可同時也造成了,艱難打入TI淘汰賽階段的隊伍能夠曝光的時間太短,俱樂部想要説服看重品牌露出的商家,贊助一場品牌曝光最多可能只有10天的比賽,無疑是非常困難的。更不用説在此賽制下,更容易爆出冷門,就算是一線隊伍,也面臨預選賽就被淘汰的尷尬局面,這無疑又提高了商家贊助的風險。

而且在盃賽制下,DOTA2雖然也有其他像major或者Minor比賽,但這些比賽相比TI,都沒有足夠強的噱頭,很難像TI一樣吸引到足夠多的觀眾目光。俱樂部為了更容易被關注到,就只能被迫把精力都更多的投入到每年的TI準備工作上。在major或Minor比賽上,也就沒了更多精力去經營,這些賽事自然在精彩程度上也無法和TI相比。如此惡性循環下,能給俱樂部帶來關注和曝光的比賽越來越少,TI的重要性不斷被拔高,俱樂部們只能死磕TI。

這一切最終的結果就是,如果沒有出色的成績,即使是一線戰隊,每年想通過獎金以外的渠道獲得足夠俱樂部運營的收入是非常困難的。這也是Valve近年來,一直被DOTA2俱樂部詬病的主要原因。

而且盃賽制,還為DOTA2帶來另一個問題,就是一直沒有一個強有力的賽事組織者來管理各戰隊。各戰隊經常在選手轉會和工資合同履行方面爆出醜聞,DOTA2的職業選手們經常連基礎薪資都無法得到保障。像本次假賽醜聞的主角Newbee,也早在前幾年就被爆出過欠薪等問題。

但DOTA2如果採用聯賽制,情況可能會有很大改善。目前在電子競技賽事領域,採用聯賽制且運營比較成熟的比賽主要有英雄聯盟LPL、王者榮耀KPL、守望先鋒OWL。

在聯賽制比賽中,戰隊一般需要參加幾個賽季的比賽。最典型的LPL,單是春季賽和夏季賽加在一起,整體的比賽時間達到了7個月。而將比賽的時間拉長後,參加各聯賽的戰隊不僅能獲得充足的曝光,也給了廠商品牌足夠的展示時間,各戰隊更容易獲得優質的商家贊助。這一點從LPL戰隊和DOTA2戰隊的贊助商品牌對比上也能得到佐證。

而且聯賽制下,聯賽與俱樂部利益的深度捆綁,也讓聯盟內的俱樂部更加註重整個聯賽生態的良性發展,更加重視為選手打造良好的生存環境。例如OWL就曾規定選手的年薪不得低於5萬美元,各戰隊還必須為選手提供住宿和保險等額外保障。LPL也同樣規定了,註冊選手的工資不得低於1萬元來保障選手經濟權益的條款。這些保障性條款除了讓選手專注於比賽外,也降低了選手們私下打假賽的風險。畢竟能光明正大掙到錢,誰會想着去堵上職業生涯和名譽去打假賽呢?

看到這裏,大家應該也明白了,Newbee雖然是DOTA2俱樂部中的明星戰隊,但近年來因為成績上的落後,俱樂部在商業運營上早已是舉步維艱。在此背景下,冠軍戰隊和冠軍選手串通打假賽也就不足為奇了。

當然,除了賽制以外,影響一傢俱樂部商業化運營效果的因素還有很多,如果把假賽的原因都歸結於此,對Valve也不公平。但有一個更具包容性和凝聚力的核心比賽,是DOTA2賽事能有序健康的運營下去的最基礎最重要的前提,而Valve在這一環節上的表現非常糟糕。如今DOTA2賽事中假賽氾濫,Valve難辭其咎。

從這兩年來看,Valve應該是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不管是引入聯賽制的嘗試還是對現行的杯賽制進行改革,都讓我們看到了他們對DOTA2現存問題的反思。這次針對Newbee假賽的重拳出擊,也代表了Valve未來對假賽的態度。DOTA2的未來,還值得我們眾多玩家去期待。

最後衷心的希望,在真正的黎明到來之前,不要再有DOTA2俱樂部再倒下了。